缺氧賀的世界

關於部落格
現實與音樂幻境的夾縫中求生存

大愛視覺系的宅宅
主推 LM.C、A9
隨性推 宮野真守、Block B
  • 103728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PERFECT RAINBOW - LM.C

終於!!終於趕在2014的最後一天拿到CD
都是因為當初猶豫太久了
想說初回盤的價格實在是點貴
一直在猶豫究竟要不要訂通常盤就好
但是想到有附贈寫真本
萬一跟PF一樣有每首歌的解說的話...
這就一定要入手才行
所以豁出去下訂時已經是12/13
結果一等調貨就是半個月!!!
哭哭啊啊啊!!!
一到貨就立馬殺去拿!!
結果LM.C竟然就變成2015第一發


在"PERFECT FANTASY"中
LM.C的歌曲為整個宇宙上色
千萬種的色彩在宇宙中顯的飄忽
在"PERFECT RAINBOW"中
分明的節奏
少了些飄忽感
多了些觸手可及的感覺
就像是把大家帶回地球
千萬種的色彩在地球上是何等的華艷
兩人提到這片是張多色彩、高彩度的專輯
雖然跟早期的LM.C落差很大
當初"WONDERFUL WONDERHOLIC"也是上至宇宙下至地球的歌唱著

"VantaBLACK"
無限的黑
如深淵般吞噬一切
但同時黑也是所有顏色之集大成者
從黑中鈎回那一絲絲的顏色
顏色如同音樂
一種、兩種的顏色交織成為一個顏色
一聲、兩聲的旋律交織成為一首曲子
由鋼琴引著吉他一起共鳴
輕敲的鍵盤搭著Aiji振奮的吉他
一個熟悉的身影來到LM.C的身邊
村山潤久違的再度參與製作
巧合的是
上一次一同歌唱宇宙的"WONDERFUL WONDERHOLIC"時他也在
不知留下多少淚水的"僕らの未来。"中
與Aiji搭配的開場的琴聲深植人心


"JUST LIKE THIS!!"
還記得在"DIVE TO FANTASY"說過
只要你一個笑容就能救我於苦難
不想再看見哭泣的臉龐
感到孤身一人時
都會在你身旁
等著一個能夠閃耀整個世界的笑容
就這麼簡單 just like this
淚水扭曲時空的限制來到幻想的這一頭
跟著歡樂的隊伍大哭大笑
無羞恥心的瘋狂對空氣拳打腳踢也無所謂
象徵出發點的地鐵站中牆上
有著異國的語言塗鴉
「只過著眼見為憑的生活就夠了嗎」
不再幻想
不再相信
世界就只是這樣而已 just like this
欠揍的塗鴉激起心中深處的某種心情
好似今夜過後就會有所改變的感覺
夢裡的超新星
夢醒過後化身奮鬥者
如同往常的在現實中奮鬥
成就百萬?大型垃圾?
貼上怎樣的標籤決定權都在自己手上
帶著拔刀的氣勢像個武士般前衝吧
就算受傷哭泣跌到谷底
也就是谷底
無法再低
抱著踩碎道路般的堅決態度奮力邁步向前吧
就算人生像被觀賞的綜藝節目般受人嘲笑
只要大聲喊出未來
所有的阻礙就會像海市蜃樓一揮即散
就這麼簡單 just like this
就是今夜
「如果這聲音能傳達到」
「跨越整個宇宙」
總是抱著這些期待迎接早晨
所以在你淚水流乾前都會在這等著
等到抹去淚水
等到能露出笑容邁步向前之前
都會在這裡等著
就是這麼簡單 just meant to be

獨自一人的歌聲
唱著陌生的語言
一個平靜的世界
在吉他聲音開始出現後
原本的歌聲突然一改
就像轉身將世界撕開般
讓各種躁動的歌聲闖入平靜的世界
Aiji的吉他聲帶著一點特效感
就像處於現實與幻境間
maya的歌聲再度出現
隨著快起來的節奏
熟悉的風格再度出現
但轉換之間那不一樣的maya也時不時的出現
一直還遊走在現實與幻覺之間
以往都是領著大家不斷前衝的節奏
但這次快卻也不是那麼快
由maya牽起手引著
隨著他一步一步用力踏步向前
歌詞中不斷的提問
對著世界的質問
對著自己的質問
不急著去打破一切
只是一一指出許多不曾認真思考過的問題
不再是低頭拼命向前衝就好
進到第二段吉他聲開始高起
一路都是由maya的歌聲主導
引著大家往前
但在被maya牽著還猶豫不決時
原本並肩相行的Aiji也伸出手
背後出現Aiji輕推的力道
不必再懷疑
一起走過的漫長道路中
累積至今的情感已足夠
足夠去面對所有的阻礙


"MOGURA"
往下往下不斷的往下
逃入光所無法觸及處
為了保護膽小的自己
來到黑暗包裹的深處
不覺得在渺無光線的地方就沒有罪惡的存在嗎
如此的自問著
瘋狂的在月下咆叫的是其他人
如此陳述著的自己卻沒有不同
完全不在乎他人的嘲笑
只管向前突進
再深更深但究竟要深到何處
到沒有終點或出口
上下左右都無法分辨的深處
沒有盡頭只有黑暗
渴求著黑暗卻又因自己的膽小而懼怕
想體會像深海魚的世界中那絕對孤獨的黑暗
就算雙腿發抖也不願回頭
因為後方沒有答案
向前伸出的雙手向是想捕捉什麼的翻挖著
一旁的吉娃娃吵鬧著想要阻止
靜待牠睡去後再度展開行動
大膽卻冷靜
獨具的冒險精神
嚴肅主義
渴望的精神
各種各樣的精神集中再集中
更深
但要多深
沒有勝敗與理由的挖著
深像前的手想要緊抓著什麼
眼前只剩有如廣大銀河般難以直視的黑闇
只是隻害怕黑暗的小小土撥鼠

以重低音的琴聲開場
吉他與貝斯的聲音交纏
keyboard的聲音帶點叛逆的感覺
接著是maya的歌聲
重低音的樂聲搭上節奏快速的節拍
在狂亂中搖擺著
maya的歌聲也不斷跟著加快
在呼喊聲中第一段快速的結束
keyboard滴答的聲音跟maya的歌聲將曲子稍緩下來
但也就那麼一瞬間
短暫的喘息
馬上節奏又再度快速進入第二段
maya的呼喊聲讓大家的情緒澎湃到最高點時
吉他的重節拍進來
直搥入心中的節奏
勾起爆音飯想甩頭的衝動後
一聲高呼
真奔第三段
沒有喘息與間斷
一氣呵成的一首歌
就如同強逼著自己往更深層的黑暗中探索般
停下就會開始猶豫
為了不要猶豫、不要後悔、不要回頭
靠著一股衝勁的去追尋、去探索
在那黑暗盡頭中的解答


"Amnizia"
想不起的昨日
流失的記憶
卻沒有任何違和感
渾噩度日時不也是這種感覺
想著那個人的事
腦海中只有這個、那個、哪個
最後還是算了
那名字就如紫外線般
明明存在著卻無法被捕捉
無法被記起
失憶症緊鎖著記憶的大門
連最重要的記憶都想奪走
當明日變為昨日
今日的我是否已不存在
不知究竟失去甚麼
在意的事情也不再在意
想不起究竟為何無法原諒
最後連自己想要想起甚麼都忘卻
遙遠的答案已無法被捕捉
彷彿怪物在腦裡吞噬一切
最後總認為遲早會想起來而放縱自己
放任隱藏在影子深處的怪物蠢蠢欲動
失憶症上鎖的房門
忘記如何感到不快
徒留著悲傷
卻無法憶起為何悲傷
被失憶症鎖在名為腦袋的房間中
今日的我已不存在
在空無一人的房中去愛著一切
強迫自己去感受
而窗外一抹身影帶著微笑看著
名為失憶症的身影就只是看著

前半段
不論maya的歌聲如何轉變
吉他的節奏主要都以同樣一小結的合旋重複著
失去記憶的茫然
失去記憶而導致的無感
身邊流逝的一切都無法引起悸動
進到副歌時
終於開始轉變
掌握到記憶被鎖住的關鍵
想要去追尋時激起的情感
一瞬間吉他的音調開始提高
然後歌聲消失後
吉他接連的彈奏
像是緊握著雙手努力思考著
就差那麼一些就能掌握的解答
馬上又被吞噬
再度陷入茫然
回到前面相同的節奏
直到最後一段
重複的節拍中突然拔高的獨奏
雖然同樣的旋律
但產生了變化
掌握到的答案
雖不是解答
但卻是改變現況的關鍵
就算再度被吞噬也不會忘卻
呼喊出的名諱
聲音透著堅決
在記憶的大門闔上前的縫中所見
堅定得眼神
伸出的拳頭緊握著


"Minor Leaguers' Song"
脫去力氣的癱倒在草皮上
仰望著老天爺
今天也慘烈的0比100的大輸一場
這也算是場經典比賽了
憂鬱望著晴空萬里的藍天
天空真是不會看人臉色的混帳
每次都盡全力的投球
失誤的機率多到都能當MVP
紀錄跟記憶都抹去
抱著英雄回歸的氣勢
放馬過來吧
向著夕陽的歸途
沾滿泥汙的制服
伴隨著隊友閒聊的話語
獨自數著心中的喪氣話
如此獨自承受
比起為了露出笑容而隱藏淚水
為了能夠露出笑容而痛快的哭一場不是比較好
哭夠了以後哼著隨意的曲調
隨著情緒的釋放後彷彿重新站上起點
放馬過來吧
奇蹟的滑球
強大到連地球都嚇一跳的全壘打
厲害到能打敗一切
草皮上我們一如往常的夢著
一樣成為經典的一場比賽
這次將是一雪前恥的100比0
只想著遲早、總會是不會實現的
今天的天空也是不識相的晴朗
與其不明不白的輸掉比賽
不如全力揮空
就算做做樣子也要表現出要揮出再見全壘打般的氣勢
淚水多到能出現彩虹
彩虹的另一端是甚麼呢
無法靜下來的等待明天
奔跑著希望更接近明天
連風都吹往明天的方向

一聲兩聲
簡單的節奏重複著
學生時的時間不就是這樣
每天都在學校與家之間往返
但在一成不便的路途中的不同
在社團中盡情的揮灑汗水描寫夢想
瞬間琴聲一轉
一陣撥彈中
突然跳脫大合唱的歌聲
一聲rap念出的各種絕招
像是說著就算萬年輸球的小隊伍
也有自己的雜草魂
幻想著各種的必殺技
回到日常中
但在一如往常中
不同的決心開始展現不同的結果
加快的節奏
就算輸也要卯盡全力的試過
盡全力的一揮
讓大家驚艷oh my god的一擊


"LADY TALK"
茫然的坐在公園中
不知何時留長的劉海
點起很久前就戒了的煙
雖然不是討厭總是在入口偷看著的你
但你還太早了
明明決定要藏起自己軟弱的一面
但淚水卻止不住
總覺得被利用完就拋棄也無所謂
但讓自己有這種心情的人卻都是不是真心
並不是抱著受傷的覺悟去愛
並不是生來就知道會受傷
而是在無數次傷痛後才覺悟的
生在如此冰冷的時代中的你
仍想信著夢的你
暫時就這樣無知的夢著吧
親愛的孩子但你不會成為那一位
被這街道拋棄而離去的我
也許你就算長大後仍會記得這茫然的身影
渴望被愛
耽溺愛情
是否能從如此想被愛的心情中解脫
你決不會成為伴在身邊的那一位
所以拜託別再如此溫柔的對我
你相信的未來愛將長伴身旁
明知最終仍會傷害你
在分離前的片刻
你的存在就已足夠
在我選擇他人而離你而去時
仍微笑著送我離開
轉過身離去時
只留下一句
謝謝你再會

吉他與鋼琴交錯
吉他紮實的節奏襯托著鋼琴帶點虛幻的聲音
那飄渺又跟"BABY TALK"中的節奏成強烈的對比
兩個在公園中的身影
一個是充滿愛慕與英雄氣息
另一個卻是狼狽的逃至公園中歇腳
不應該交錯的時代交錯著
太過年輕還沒愛過
與已經愛的遍體麟傷中
由maya清澈的歌聲串起兩種心情
聽似簡單的吉他節奏
但在那歌聲背後隱藏著的合旋
不間斷的變化著
就像那愛戀的心情
一種簡單的情感
卻伴隨著千絲萬縷的心情
隨著maya的歌聲的起伏
各種心情湧現
但如果說他的歌聲是唱著內心的情感
Aiji的吉他就是一位說書人
但絕不是缺乏情感
只是因為那沉穩的聲音
就像是不論再怎麼泣不成聲
也要堅持說下去的感覺
但如此狼狽也要訴說的故事
卻是隱身在滂沱情感的背後
也許就像是說
每一個人自己的故事也許有大有小
對他人而言再怎麼的不重要
但一路走來體會的情感
卻是能彼此有所共鳴的


"キミヨサラバ"
踏上旅程時
總會有停下腳步的時刻
在漫談中無法被察覺的決心
但至少不會就此停止
累積著憂傷
感情被觸動
窗外流逝而過的景色
比起昨日消逝的更加快速
加快的腳步
奔向陌生的街道
被孤單包圍
盡管如此緊抓著願望的手也不會放開
總有一日理想將成為現實
光陰似箭
時代改變
過去的足跡被抹去
再交雜的時空中響起的鐘聲
引領著誰
究竟呼喚著誰
消逝在艷陽中的闇影
卻也無法伸手去遮住陽光
以此歌聲為餞別
希望能在寒冷的雨聲中能溫暖你
能像劃破永夜的曙光般
在永遠的下一刻鐘裡
深刻在眼眸中的身影
將化為星辰守護著
不論如何害怕
只要一步一步邁步向前
總一定會看見不同的景色
所以再會吧
勇敢邁步
在願望實現的那一刻鐘
我會與你共同存在著
在那之前將在此與你道別

maya說這首與"mono-logue"有些許的連結
如果說"mono-logue"是一邊茫然的悠遊著一邊摸索向前
這首歌就是那在遙遠前方等待著的人
無法為你指出道路
更無法讓你繞過道路中的荊棘
只能祈禱著未來的相遇
在那漫長的道路中
無法相隨只能等待的焦慮
比起"mono-logue"輕鬆自在的旋律
當然相對的澎湃
由鋼琴開頭
接著吉他與爵士鼓一起加入
但在歌聲加入後只留下爵士鼓伴奏
不論是想要訴說甚麼
或是想要傳達甚麼
將整首歌的方向交由maya去引導
到副歌當歌聲所乘載的情感
好似滿到無法宣洩時
吉他才走到前方
明確的節奏
將那滿溢的情感梳理後
在一次升高的曲調與歌聲
加入吉他的琴聲
彷彿所有的情感彼此共鳴
轉為更強烈的方式傳達出去
在第二段吉他獨奏前
maya沉穩的歌聲唱著
當年總是やりたい放題的歌聲
如今學會帶著各種交雜的情感歌唱著
伴著他一路走來的是Aiji的琴聲
他的琴聲總是幫忙穩住整首曲子
不必奪走歌聲的光芒
吉他聲也能自行閃耀著


"Brand New Rainbow"
數下一、二、三
準備好開始最不可思議的奇幻冒險了嗎
不論延續到何處
直到被歸零重來前都持續著
不論榮耀或是挫折都塞進背包中奮力往前
比起小說更加的戲劇性
比起歷史更偉大、壯烈且熱情的冒險
向著久遠的過去中存在著的樂園為目標旅行
目的是為了見證夢的成真
百年一現的奇景
誰也不當真的傳說
但仍相信著並試著去見證
24小時心中無時無刻充滿愛、勇氣與幻想
與其後悔不如大膽去實踐
只是等待是無法與夜空下的故事相遇
碩大的湖泊中閃耀出的各個故事
星星的閃爍是來自過去的光芒
那無法傳達到未來的光芒
相遇時只剩下淚水
為了那百年一現的傳說
跨越赤道跑遍世界也要見證那傳說
不論是坦率的討厭所有會傷害自己的事務
或是遇到甚麼都是全力反擊
坦率的活著
或早或晚都還是能遇到讓人覺得活著真好的事
追尋著存在在過去的樂園
只要還有明日就要持續尋找
久遠至今的傳說
哪怕是千年或是百萬年前
超越幻想見證的那一刻的我
將取代為最偉大的傳說
以此為願的強烈誓言

一切回歸到最簡樸的色彩
maya的歌聲回到最原本那種直率的音調
他訴說著的故事
其偉大與不凡都是在歌曲後迴盪而生
只是單純的訴說著
歌聲中帶點俏皮感
但仍是穩重的感覺占較多
配合著故事的發展
Aiji的琴聲在一旁增加著戲劇性的色彩
先是與maya的歌聲交錯著
進到副歌時再轉為一同歌唱
然後第二段時不再刻意錯開
以不同的旋律開始編織出故事展開的複雜劇情
到了最後一段隨著maya歌聲的飆升
吉他的節奏也一起加快加重
然後一段獨奏延續歌聲的高亢將其繼續推高後
maya繼續接手與Aiji的琴聲一起
各種旋律交織直到最後
不同於以往的完結
"PERFECT RAINBOW"是以倒過來的方式
最後一首曲子沒有以前的延續性
反倒是走回出發點的感覺
從"VantaBLACK"開始
一絲絲抽出來的色彩
在一首首的曲子中出現
而"Brand New Rainbow"就是最初的色彩
全白的開始
如同標題所示
全新的七彩世界將由此開始


[補充知識與歌詞本中兩人的雜談]
VantaBLACK是先前被發明出來的一種99.97%的吸光物質
根據報導的形容是
「由於太黑,人眼無法辨別形狀以及平面或立體,這樣的黑可以視為人類想像中的黑洞的黑。」
找了一些報導
覺得這篇寫得最淺顯易懂→點我
Aiji說他一看到這新聞就想把房間其中一面牆漆滿vantablack

"JUST LIKE THIS!!"中引號中的句子
是2年前maya在海外巡迴演唱會時
在地鐵看到牆上的塗鴉
當時是用他不懂的語言寫著
一問之下才知道意思
而取名中"THIS"所代表的意思
可能每個人都有所不同
就由大家自己去解釋

MOGURA就是日文的土撥鼠
兩人說在專輯曲名公布時在LM.C飯中引起騷動
因為沒想到主打歌叫土撥鼠就算了
竟然唯一拍攝MV的曲子也是這首真的沒問題嗎
而一切的起因是...maya的兄弟在老家的庭院抓到一隻土撥鼠www
他自認這首歌他把土撥鼠的角色詮釋得很好

Amnizia是英文中失憶症的意思
這首歌從2010年開始製作
費時4年才完成
maya寫詞的角度並不是把它當作一種症狀
而是把失憶症擬人化想像成潛藏在體內一般

Minor Leaguers是指棒球中的小聯盟
曲子的起源是因為maya看了1989年的電影
"メジャーリーグ(Major League)"
兩人在小學時都打過棒球
而這首歌主要寫的是棒球的雜草魂(笑
畢竟不是每個人都能成為一軍的嘛~

"LADY TALK"當然就是跟"BABY TALK"連結啦
就像"MY BOY"跟"my girl"
"EDO FUNK"跟"YASHA姫"
雖然聯結系列的歌曲仍跳不出男與女的兩個性別
但這次在故事劇情到是大突破喔
Aiji本來以為是幼稚園老師與男孩的故事
但maya很意味深長的說不是喔~

"キミヨサラバ"一開始看標題擔心了一下
但後來發現並沒有像"The LOVE SONG"那種濃厚的道別氣氛
Aiji有特別提到曲子中使用到很多困難的漢字
很多大概大家都第一次看到吧

"Brand New Rainbow"中
一開始的アン ドゥ トロワ是法文的一、二、三
N百年前學的殘破法文終於派上用場了...
不過這首最重要的應該就是像先前寫到的
這次的結尾跟以往的LM.C專輯不太一樣
整片專輯是由"VantaBLACK"開始逆推回去的色彩
因為所有顏色混在一起才變成黑色
maya雖說應該不會有人注意到
但其實歌詞本的提示也很明顯~
能夠成功會意到曲子的排序真的超開心的


[後記]
嗚喔喔喔喔喔終於寫完了!!!!
對不起這次拖好久; ;
中間跑去沉迷哈比人跟全職高手實在失算
(跌坑魂還不小心在最後一首爆發(抹臉
不是對LM.C沒愛
而是用工作之餘的時間實在很難專心去寫...
直到最近才抓到節奏跟方向一口氣飆完
旋律的寫法又有點改變
因為maya的成長感覺已經穩定下來
Aiji的琴聲領導在上一片專輯就提到已經不需要只是輔助
所以這次比起寫兩人之間的配合
反倒是比較隨興的隨著感覺與當下的靈感去寫

雜談中的雜談
"JUST LIKE THIS!!"想必大家同感
英文清唱太作弊了!!
光那一小段就夠去尖叫跑十圈操場了!!!!
另外這次專輯都會讓我不小心以為自己在玩"AMNESIA"遊戲
"VantaBLACK"中開始的旋律
跟遊戲開始的音樂很像
再加上"AMNESIA"的曲名...
但我相信絕對不會是maya也有玩過
有的話...(抹臉(不敢想了
但很喜歡"AMNESIA"的歌詞
感覺跟名為失憶症的敵人對抗著
最後窗外那冷笑的身影
整個畫面呈現起來非常有趣
"Minor Leaguers' Song"的第二段就寫得很簡單
沒辦法
人家旋律就給的那麼簡單能寫甚麼(淚目
大喊混帳這段是真的很可愛就是了wwww
這次村山潤久違的加入
感覺幾首曲子鋼琴都很吃重
但他有參與的編曲只有第一首跟第七首
好吧承認我偏心(笑
今年LM.C九周年
揪團了啊!!!明年十月!!!!誰要一起衝十周年!!!!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