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氧賀的世界

關於部落格
現實與音樂幻境的夾縫中求生存

大愛視覺系的宅宅
主推 LM.C、A9
隨性推 Kra、BugLug
外掛 赤飯、宮野真守
  • 103178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IDEAL - A9

這次也是速速的就拿到專輯
但還是拖了一、兩天才開始動筆
因為…就在上次寫完MEMENTO後的時間中…
不小心失足了啊啊啊(抹臉
這短短的幾週中完全出乎預料的跌入K-POP中
所謂的坑真的都是失足的坑最危險
--喵的我還差點要買LIVE DVD了--
在拿到專輯時還在掙扎不想從坑中出來
結果才播第一首就被勾出來重新摔回A9坑中……

以想法勾勒出理想與現實中的旅程
透過挑戰著過去來描寫未來
不是否定而是進化
過去的Alice Nine.以及現在理想中的A9
不曾見過的面相
不曾聽過的風格
也許過去聽見這樣的曲子不會覺得這是Alice Nine
透過"IDEAL"要呈現的現在及未來
A9想呈現的曲風不僅只是新而且是不同
沒有所謂不適合
所有的風格透過他們的歌聲
都將轉化為不同面相的A9
所有的風格都可以是A9
A9能以任何風格去歌唱


"REAL (Instrumental)"
虛無的空間中
迴盪的無機質聲響
是虛構的幻想還是現實
加快的節奏
像是倒數
像是呼喚
喚著你來到A9構築的虛幻中
既真實又陌生如萬花筒般千變萬化的A9 ideal world


"IDEA"
讓我知道你的感受
我正試著閱讀你的理想
看見燃燒的海洋但仍不足以捕捉到明日的徵兆
落下的光之雨中天使不會拯救我們
理想的風景不斷剝落崩壞
只有此處能維持如理想般
我們揭竿前往所描繪出的理想鄉
能否感受到理想外的黑暗
能否聽見理想的呼喚
立身於理想的碎片上
我需要你的愛所以要打碎你的心
戴上滑稽的皇冠
任性的為一切揭幕
無知的編織著
讓我聽聽架構出你的每一個故事
盡管在理想的空間裡描繪著妄想的邊界不具任何意義
破壞既定的概念
讓我看見最赤裸的真實
倒數的歌聲
以理想向現實宣戰
為了得到真實的愛所以要任性的打碎你的心
忘記過去的我
忘記我們過去的形體
戴上滑稽的皇冠
是好是壞無需評論
此時此刻編織出的現在就是未來

在空盪的聲響中
吉他聲帶著點膽怯鼓起勇氣提問
想要聽到怎樣的A9
第一種微搖滾的輕快曲風
将的歌聲不再單一
試問這樣的A9感覺如何
第二種回到最清澈簡單的旋律
在清新的風格中加入搖滾的元素
在歌聲中與琴手交錯
這種是最熟悉的A9式唱法
熟悉的唱法唱著陌生的風格
讓熟悉與陌生開始交錯
如果琴手們的聲音開始放大
将的歌聲也開始轉變呢
第二種的風格融合第一種的唱腔與琴聲
以往強調旋律變換的歌曲都不會讓吉他們的彈奏太強烈
為了讓歌曲順利編織出畫面時不時會犧牲吉他的彈奏
但說書人不再以将為主
一直也不只有将一人
不斷變化的風格中
特效吉他的聲音與将的聲音
加上BASS、加上鈸與鼓的聲音
就算到吉他獨奏時也不讓他專美於前
不再讓出主聲道給任何一人
聽不見就用更大的音量去歌唱
熟悉的東西漸漸被替換
面對全新的A9
陌生的唱腔
陌生的風格
唯一熟悉的只剩下他們的聲音
是否能依然愛著這樣的A9
為了能讓你聽見最真實的他們
為了能得到你的愛
所以要把你愛過的他們全數打碎


融合至今為止的各種風格

"MEMENTO"
逃離沉悶的世間
一刻也不想逗留的宣告著
傻傻的生存在被決定的規律中
如此痛苦又折騰的世界
獻給帶著面具覆蓋住情感的你
為了能再次觸及情感而扣下審判的板機
真是最高傑作
通往地獄的階梯一直存在著
前提是我們能否活著找到
跟著歌聲的引導逃離所有的死亡
不希望離去的呼喊聲
在吐息之間確確實實的消逝著
聲音的主人是誰
或者是誰也不知道的面具下的真面目
倒下的瞬間品嘗著腦內啡的滋味
過去的時間不存在著答案
只能不斷質問著此時此刻
在有限的時間中
令人焦躁的願望就算不會實現也無所謂
能驅使人伸手追尋的動作才是重點
知道著無人知曉的結局
只能將無奈吞下肚
能確定的只有掙著要明天繼續努力的一口氣
不知何時緊握住的手指
鮮血從掌心流出滲入指尖
原本聽見的聲音也在剎那間消失
不存在意義的無所謂的每一日
烏鴉穿過天際喊著不想分離
碎裂的心被色彩沾染
因為活著而學會堅強
白紙上寫著的歌曲
唱著該為之事


想起之前夏日午後慢步的節奏
過去的旋律被更徹底的改寫


"造花の代償"
沉墜在一時的安逸中
在自我催眠的安穩中沉睡
寄望的未來遲早會消失
只求在消逝前能夠看上一眼
心中確信著的某件事
像是要逼人回心轉意的被牽引著
心底的罪惡感不斷躁動著
今日你的名字也仍然是個謎團
背負著數千的罪名
盡管與全世界為敵
但胸中萌芽而出的絕非虛假
不足以贖罪那就墜落吧
緊抓著那確信的不放
微弱的光在黑暗中寂寞的照射著
數不進的罪惡
只屬於兩人的真實
深鎖在找不著出口的迷宮中
無法贖罪
無法解脫
就深深的墜落吧

如繁花落下的輕快節奏
吉他帶點爵士小調感覺的彈奏著
沙我的BASS完全頂著主旋律的部分
適合白晝的輕快曲調
但隨著歌曲進行
虎和Hiroto的琴聲開始彈奏出另一種節奏
呈現出夜晚的繁華
副歌時吉他們完全退居一旁
將整首曲子交給沙我、将與Nao歌唱
白晝與黑夜並行的曲子
究竟是黎明前的灰夜
還是落日後的微光
到了第二段依然由BASS負責主旋律
但彈奏的節奏交換
BASS轉為黑夜
吉他轉成白晝
三把琴的風格不斷對調著
在獨奏時BASS的低吟
Hiroto琴聲隨意中帶著些許的激情
與虎的琴聲一同唱著
最後以将的歌聲三拍微號召
為這時序模糊的幻境收尾


讓人聯想到別團的風格
單純歡騰的大鬧著
也許這首是最接近他們真時樣貌的曲子


"UNDEAD PARTY"
夜半 草木沉睡時
敲響 鐘聲響起
終結? 只是宣告著開始
最喧鬧的不死者派對才要開始
聚集吧
開啟大門為派對揭開序幕
已經等不及
不死者們開始吧
不死者們舉起雙手
不死者們放聲尖叫
咒嘆著全盤錯亂的時代
在牢籠中惡意磨平了利牙
批著怪物的外皮
愉快的化裝舞會
遠離塵世盡情狂歡
生命與送死
活著與去死
苟活與行屍
儘管咒嘆這失序的世界
今夜就是放縱狂歡

總是會想準備適合在live上玩的歌
但如此明顯適合眾人同樂的曲子又好似不曾有過
唱著、鬧著
也許是考慮到這首曲子在live上呈現時
比起專注在彈奏上大家一定都顧著亂喊
在呼喊時僅丟下虎的吉他聲獨撐樂聲
副歌個整個情緒被點燃的Hiroto吉他疾走
中間的變換彷彿過場戲般
這個停頓也許是短暫的MC
也許是繼"ハイカラなる輪舞曲"後
另一首團員介紹用的曲子
更也許是留給大家的一段喘息
一切都等下次在LIVE上再相會時才會知道了


不曾有過的合唱風格
陌生的歌聲加入唱著新的A9


"ECHO"
曾經無心交換的話語
如今只剩一人獨語
靜默中獨留餘香飄散於空中
刺痛著內心
在這孤獨中定是有著解答吧
側耳傾聽
傾聽再一次的話語
解開因兩人分歧而緊繫的鞋帶
不再駐足
邁步尋找
比預想還刺痛的話語
就像花朵中隱藏的花刺
隱藏在甜蜜話語中的花刺一點一滴的在心中留下傷痕
傷痕累積後迎來結局
不再尋訪走向未來
伸出的手指示意著再說一次
一人解不開的謎題答案烙印在心
淚水就像雨般落下
無法釋懷的夏日
拼命的搜尋著話語的真意
嘆息結為白煙的冬日
不該遺忘卻忘卻的話語
想與你在一起
如此簡單的事
卻無法開口
獨留孤獨
孤獨中僅能感受到
來自心口的刺痛

已經是難得由虎的吉他開頭
還是以木吉他為聲
完全就是虎的主場
總是自認不行而將複雜的彈奏交給Hiroto處理
總是寫出少女浪漫曲風的虎
如此輕柔的曲子交給他也不違和
帶點遲疑卻堅定的彈奏
與将的歌聲一起歌唱
在以為要進入副歌時
卻是一段木吉他的彈奏
短暫的重複
正笑著自己被逗弄時就忽然轉進副歌
席捲而來的短暫副歌
彷彿呼喚著誰卻喊不出口
想要呼喚著誰卻無不知道是誰
過於短暫以至於無法被宣洩的情感滯留在心中
被苦澀的心情填滿著再次迎來副歌
輕柔的歌聲試圖去舒緩那苦澀
但那無以名狀的情緒卻仍擴散著
無法喊出的名字
因為那名字已不在身邊
無法喊出口的心情
因為傾聽者已不在身邊
如此充滿情感卻仍有不足的曲子
那個不足的苦澀
讓這曲子更加的刻印於心


不再需要彼此支援
彼此衝突著
每個人都是拼盡全力的奔馳


"荊棘"
不斷滲入的鐘聲
卻無法傳達到腦中
被緊抓住的手腕傳來的疼痛也無法轉移視線
眼前光彩奪目的色彩
像緊貼在角膜般的近在眼前
委婉恥笑著的家畜雕像
笑著無法順利站立於球上滑稽的你
如此無用不如獻出生命
派不上用場的存在也不算是存在
讓創造與想像成就幻覺被謳歌
被破壞 被持續破壞著
虛有其表靠金錢堆出來的天地
永遠且永不足為懼
向毒蘋果吻別
殘留在耳邊的聲響
如管弦樂般的謾罵之聲
沒有品嘗過不甘心的恨意的你
來吧 揭幕吧
映照在雙瞳中的溫柔光線
用手遮去雙眼不再動搖
被破壞 被持續破壞著
虛有其表那虛假的我
從被虛假像荊棘般纏繞的高塔中掙脫而出


陌生中的熟悉
在改變中的喘息
隨意的歌唱著


"輪廻と一夜の物語"
在緩坡上無事遊走的日常
想著
平凡到不會有命運與奇蹟的日常
我們的相遇也是
像是因為前世因緣而相遇
恣意思念的夜晚
不管道路如何的分歧
相繫的手指
徘徊在嘴邊的話語
彷彿失敗的人生中
只要曾經有過你的存在就值得了
不管是平凡還是奇幻的人生
只要換個角度想
日子都同樣能過下去
不論是分離還是相遇
感謝著兩人曾經相遇的現世
感謝著平凡中的奇蹟
不論多麼難過
不論多麼氣憤
面對眼前的奇蹟不再迷惑
不論何時凋零
都會前去迎接
屬於我們的現世
屬於我們的奇蹟

回到以Hiroto開場的曲子
說著故事的輕柔旋律
如同"ECHO"有著呼喚著誰的感覺
但少去了令人窒息的鬱悶感
像是重新找回那想呼喚的名字
少去份執著 多了些愜意
Hiroto的吉他搭上将的歌聲
最熟悉的組合
以吉他為主
靈光一閃時
Nao與虎的聲音就會忽然脫穎而出
副歌結束後看似安靜卻充滿聲音的間奏
後方的緊促keyboad聲讓五個人的聲音複雜交錯起來
聽起來簡單的間奏
但每個人的聲音不斷前後交錯著
在一連串全新A9中也許是最簡單的曲子
但是卻是在Hiroto編曲中最不像他的風格
不走極端
用大家最輕鬆的方式
但仍呈現出彼此交織的聲音


熟悉的事不曾改變
讓旋律與歌聲解釋一切吧


"Adam"
擴散著的色彩
這世界已無神明
被喝倒采的小丑低語著
對於只能接受糟糕命運已感到疲乏
醒醒吧決定權在你
心中被仇恨填滿
夢裡在你的墳土上舞著
發現對於此雙手最後的願望是為你演奏曲子
不確定的雜音
心中為了呼喚愛不停的鳴響
鐵灰的心響著警告的數據
以感情做為交換享受著人性吧
你是否能聽到我的呼喚
以愛為名的疼痛
在無終點的旅途結束之前
想與你同行
在有限的時間中
在無形體的七彩世界中
幸福的
原來在謊言的瓦礫中
沉睡的公主在重複著揮刀
生鏽的時鐘在早晨的時鐘開口前
一直伴在身邊
不合理的雜音中
心中的鳴響
無止息

先有世界才有人類
先有世界才有故事
先架構出A9的世界
才能訴說屬於A9的故事
Nao的鼓聲是一切的基礎
然後虎與Hiroto的吉他聲開始編織出故事
将與沙我的琴聲與歌聲讓世界的層次複雜了起來
一甩前面所有不管是抑鬱還是掙扎的情感單純的高歌吧
"九龍"以當年的風格帶來最大的瘋狂
"Adam"以現在當下的風格帶來峰迴路轉的癲狂
所有人的聲音交疊到最大
被副歌一次又一次的攻擊著
不自覺的慢慢將音量轉大
20秒的癲狂
震耳欲聾的電音振動聲
4秒的千言萬語所交織的感動
以将的歌聲為中心所有的一切被隔絕在外
曾經無數次說到将的歌聲真的是最強的
在這4秒的瞬間所有的感動從記憶深處翻滾而出
因為大家的進步而忘記去注視
忘記将的歌聲是如此的饗澈
如此的容易與心中的情感引起共鳴
将的歌聲只需要4秒就能證明一切
同樣的副歌再次響起時
相同卻又不同
不管A9變得如何
但讓人如此深愛他們的原因都永遠不變
那琴聲、鼓聲與歌聲依舊
這些聲音構築出A9的世界
而千萬變化的風格就是他們所訴說的故事


一起唱吧
就像LIVE的最後
一起跳吧
為了齊聚的此刻而歡騰


"ONE"
受傷的心別再難過
哭到疲累的隔日只要比以往更加喧騰就好
總習慣裝作無事
背負的重任也能矇混過去
從幾何時忍耐是種美德
來吧喊出自己真正的想法
僅此一次的人生
下次就太晚
在舉手自願前就一頭栽入吧
想著不要跌倒就意外的可行
在猶豫前傾聽自己的心聲吧
讓後悔的事不斷減少吧
但也知道就算會痛但也不該被遺忘的事也是有的
心的等價交換
伴隨著進退兩難的感覺呼喚著你的名
僅只一次
做出這世紀最終極的提問
為這世界染上無數的色彩
如果會枯萎就做成押花
一定總有延續
這世界也想留下什麼生存的意義

輕鬆愉快慢步般的節奏
Hiroto的琴聲一拍接著一拍
緊湊但不急促
如此的清楚就像是近在眼前般
Nao的鼓聲和将的歌聲唱著各式的景色
清脆嘹亮輕聲的唱著
總是將主彈奏交給Hiroto後在一旁支援的虎與沙我
聲音左右交錯著
像是在舞台左右移動著
每個人的聲音輕鬆自然
單純的想與大家一起歌唱
像是LIVE的尾聲
雖然疲累透支但仍想再和大家一同玩一下子
身體隨著節奏搖擺
隨著節拍與歌詞
手自然而然的擺出各種的フリ
同樣是為LIVE而寫的曲子
"UNDEAD PARTY"是狂熱
而"ONE"是道別
道別直到下次的再見


<補充知識>
"UNDEAD PARTY"中
外れかけた 世界の関節 呪えば
完整的句子應該是
"世の中の関節は外れてしまった ああなんと呪われた因果か"
原文是
"The time is out of joint- O cursed spite,
That ever I was born to set it right! "
出自《哈姆雷特》
而意思是"這時代是全盤錯亂─啊可恨的冤孽,我生不辰,竟要我來糾正!"
但是小原引用的出處是莎士比亞還是絶園のテンペスト呢?
我猜是後者(笑

<後記>
不同風格的A9你是否能接受?
這不像A9
這不是他們的曲風
他們決定打破一切放棄過去累積下來的一切
喜歡的是他們的風格還是歌聲?
像是可能會好奇為什麼明明應該是主打歌的"Adam"曲順被放在這麼後面
但我蠻喜歡這樣的安排
因為先看過他們一連串的改變
可能會不安、害怕喜歡的A9變了
但透過"Adam"他們告訴你
真正的A9不曾改變過

這次最喜歡的是" ECHO"
在整個情感的呈現上
"ECHO"是最滿同時也是有缺陷的曲子
因為那滿溢出來的情緒無法被抒發
但也因為這樣才更喜歡這首曲子
而這次每首曲子的音軌複雜程度大大的提升
加了效果器仍然覺得不夠
他們要這樣玩的話好想求FLAC檔
好想要高清的音源啊啊啊
每一首歌都花了一到兩晚的時間消化
所以整個寫的速度非常的慢
而因為每首曲子的風格落差很大
所以又像當年GEMINI那樣有了過場
每首曲子是怎樣的感覺
以改變為整個主軸去串連整片專輯
但對於篇幅越寫越長這點…是否該調整一下呢…
整理到"Adam"時總覺得好像有點能理解為什麼每次都驚喜包或是小卡常常抽到小原了
好吧對小原還是有愛的啦(笑慘
說到抽小卡

這次隨CD附贈的小卡抽到了虎
打開來時想說耶~脫離魔王
後來看到驚喜包的立牌很心動請人幫帶的結果…

魔王再臨…好吧我認了(艸 )

<歌曲解說LIVE閒聊>
先丟個參考連結→青い春を遡る
多虧日飯的repo才能順利無懸念的整理
有想試著問一下版主爭取同意後再來翻譯
但考慮到最近連這個整理文都是好不容易擠出時間完成的就…再說吧
很喜歡版主寫到的其中兩段
"ECHO"說到虎最終都把難度高的旋律往右(Hiroto)丟這點超好笑
Hiroto整個震驚
"ONE"聊到說虎的曲子都很少女
Saga就說那腳上還有空白沒刺青的地方就刺三麗鷗吧
然後一群人在說要刺什麼實在太好笑了www

<引用>
莎士比亞文句→《莎士比亞名句》
歌曲解說情報→ 青い春を遡る。

A9
專輯
IDEAL
alice nine
EP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