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缺氧賀的世界
關於部落格
現實與音樂幻境的夾縫中求生存

大愛視覺系的宅宅
主推 LM.C、A9
隨性推 宮野真守、Block B
  • 10439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銀河ノヲト - A9(Alice Nine)

"Phoenix"
幻境與現實的夾縫中
彷彿穿梭在摩天樓間
踩踏在光線拉織出的影子上
追捕著光的蹤影
如山水畫靜默的景色伴隨著寂寞襲來
點燃的火炎向前方的未知追尋而去
飄渺中
鎩羽後伴隨的是落地的疼痛
恍惚中
未完的物語編織著不會完結的夢
傾身倚靠在婆羅樹上
在完結之後仍持續的演奏
只是一心的響奏著
失去聲音 失去羽翼
但仍想連繫著
因為少去你的明日
宛如煉獄
只是一心的祈禱著
散落的幻境中
朦朧的視線也被奪去
隨著夜色中綻放的花朵
燃燒殆盡
虛渺中
疼痛與物語交織的夢
櫻花亂舞的道路前方是你在那等待著的身影
一心一意的直奔向你
花的影子
我的身影
伴隨著風
展翅再生的鳳凰
月光下夢的延續
我們相遇的身影
鳥獸戲畫中
就算來到終點也一心的奏著
失去聲音 失去羽翼
但是我們相繫著
失去你的明日僅剩煉獄
在那之前就僅一心的舞著
來吧 呼喚吧
九組們

沒有前奏
Nao的鼓聲急下
沒有喘息
Hiroto琴聲叫囂著
沒有"準備好了沒?"
直接就是"走了!走了!!走了!!!"
回歸的氣勢就是這麼的強勢
第一幕的燈光由沙我的BASS點亮
緊接Hiroto一腳踹開的序幕是虎的琴聲
虎偏低的琴聲更加凸顯出Hiroto奔馳的琴聲
彷彿暗示著接下來的故事他將有所表現
而沙我與Nao依舊是一同穩住整首曲子的底音
但不代表他們就會被忽視
沙我的琴聲沒有一絲一毫的被掩蓋
曲由他創
幕由他揭
馬上瞬間就又是BASS的短暫獨奏
在副歌之前将的歌聲穿梭在四人的聲音之間
Nao與沙我的聲音是那領路的黑影
Hiroto的琴聲在婆羅樹中低聲訴說著另一段故事
虎的琴聲就是那交織在之間的疼痛
好似無法捕捉但又刻骨的存在著
節奏明確的副歌中
将的歌聲一人獨撐
與Hiroto的琴聲完全錯開
沒有其他人的聲音撐住
僅只他一人獨自訴說著故事
就彷彿在摩天樓般的陰影中穿梭的鳳凰
他的一聲高喊後
Hiroto炸響的琴聲是那衝入黑暗中的引路火焰
燃起的景色中鳳凰浴火重生
再次重複的副歌
展現出将歌聲的強韌
接著又忽然虎的琴聲一變
變成如木吉他般清澈的琴聲
消散的疼痛化為櫻花亂舞其中
紛飛中
聲音交織
最後的五個重拍
喊吧 喊吧 喊吧 九組 回歸
故事將被繼續編織


"Spiegel"
現實進逼
扣下板機
逃離不斷重複的現實
在理性不存的虛幻中
即將甦醒的前一刻
緊咬的雙唇傳來的刺痛
真實活著的感觸
深藍湖面映照著黑夜像面虛幻的鏡子
讓人墜入迷幻世界的入口
月光灑落在鏡面上
屏息潛入夜色中
緊擁入懷的是不會降臨的結束
想任意妄為的任性
貪戀著夏娃的果實
要從夢境中醒來
只要輕吻鏡面
鮮紅的色澤如毒藥般
穿越鏡面離開這虛幻的迷宮
在現實中
夢境就如這鏡花水月般
一掌輕拂而過
蕩漾的水波
夢不再存在
閉上眼留下的淚
滴落湖中傳達的是你的想念
拭去淚水向前行吧
眼前所見的即是我們的答案
向遠方邁去
穿越那高遠的雲彩
腳下的步伐刻畫著時刻
踏過水面
離開夢境
向前行吧
你的想念已傳達
閉上眼敞開的心胸
此時此刻
眼前的一切即為我們獻上的答覆

吉他全力奔放的開頭
由Hiroto起頭後虎接上
上一首幫著Nao壓陣的沙我
在這首中BASS竟也獨立出一線旋律
三人的聲音誰也不讓誰的結果
就是就算來到兩個吉他手solo的地方
BASS仍強勢到不容忽視
而Nao的鼓聲與将的歌聲
自始至終讓這三人間的拉鋸絲毫沒有鬆懈的空間
離開的一年間
許多來自歌迷感到寂寞的聲音
閉上眼在那鏡花水月的幻境中
想念的身影一直都在
為回應大家的想念
率先登場的"Phoenix"只是個序幕
是一直以來的創作方式
由一人編曲後大家加入製作
真正要獻給大家的答覆則是"Spiegel"
一個不同的創作方式
以接力的方式創作
将先決定曲子的旋律後
由沙我接手譜曲
中間Hiroto突然丟下段旋律說"這是開頭, 拜託了喔"
然後再傳給虎說"其他中間的部分拜託了"
面對隊友們如此脫序
已經完成A段與B段的虎只能再努力重新拼裝
一首全部人一起從頭製做的曲子


"道化師"
Tell me why
真與假糾纏的滿足感
為了蛻變而舉起的手
伴隨著疼痛
丟出緊握的骰子
一切的命運交給運氣決定
ladies and gentlemen歡迎來到未知空間
就算化為灰燼也只有你能化解去我的痛
伸手捕捉未來
準備好展開革命
散開的革命之火揭開
轉啊轉的
正確的定義是從結束開始
輕率的小丑跳著滑稽的舞蹈
就算被否定也不會被打敗
因為我絕不會放棄
不畏懼被恥笑的花朵
含著淚水入眠
一幕幕不堪
牽起的手操弄著命運的線
緊繫的前方是命運的遊戲
ladies and gentlemen
你們該死的準備好了嗎
勝利絕對會由我親手擰下
你懂的
以牙還牙以眼還眼
別想逃走
伸手抽出未來
準備好面對革命
不一致的現實
世界在旋轉
超越一切
就算拋下一切也無所謂
滑稽跳著舞的輕率小丑
革命之火早已點燃
已無法阻止
因為不會放棄
燃燒殆盡
燒成灰吧
但想法不會被燒盡
所以心會永遠存在

在Nao敲響四拍預備的節奏後
Hiroto的吉他聲跟沙我的BASS馬上加入
進入主旋律後虎跟將的聲音加入
虎與Hiroto的吉他聲急促的交錯
Hiroto的吉他以斯卡曲風(SKA)的快節奏拉動整首曲子
在急湊的節奏中凸顯出卻的是Nao的鼓聲
一開始先是節奏穩定的大鼓跟鈸數著拍子
但第一次副歌過後小鼓加入在大鼓與鈸的聲音中間
在吉他不斷爬升拉高後
爵士鼓穩定的節拍開始轉向狂爆
以往都是負責壓陣的鼓聲轉而開始催動節拍
讓節奏加快外更層層堆疊的聲音
等反應過來時已經變成Nao的爵士鼓跟Hiroto的琴聲在互尬
但跟著Hiroto一起狂亂之餘
大鼓的聲音仍能搭著BASS的聲音
搖滾的風格加上斯卡曲風的節奏
Nao鼓聲的全力爆發
甩動的鼓棒快到讓人無法捕捉
但突然在節奏間那短暫的停頓時
又能看見Nao仍有餘力的轉動著鼓棒
接著再次爆發的敲擊著
只要一不留神就會忽視掉將跟虎的聲音
完全被另外三人的聲音拉走
但在最後一次飆升後所有人停下
在將一聲"I will never give up"後
全部人的聲音再度統一
收尾


"流星群"
消失的光芒
流星群伴隨著淚水落下
哽咽在喉嚨中無法說出的願望
傷人的言語是不是就像一刀刀割在身上般受傷
但那痛如今看來也已如過往雲煙
你是否能聽見
聽見那渴望能穿透玻璃傳達給你的心意
如果無法聽見
就我就合緊雙手為你祈願
那無法說出口的願望
像冰一樣一經觸碰就會融化
只要一經觸碰就會消失的感情
不想面對 不想被觸及
害怕夜晚 害怕那赤紅的夕陽
發狂的想用油彩把一切覆蓋
就像我們一起決定的花語
我們之間需要衝動
屏息的三秒中
想像死亡來臨的樣子
真的這樣比較好嗎?
已經不需再疼痛
這樣的想法刺入心中
來自無菌室內的心意
失去意識的身軀
逐漸老去的身影
就像睡美人般沉睡著
不會是孤單一人的
很快就會去到你身旁
聽見了嗎?
這跨越玻璃的想念
傳達到了嗎?
兩手緊握的願望
如冰般脆弱的夢
就這樣從惡夢中醒來吧
無法實現的願望
化作星星的碎片

以眾人的呼喊聲開頭
遠而近的的鼓聲中
吉他在遠方就先一同加入
瞬間拉近到身旁
俏皮的吉他節奏
是Hiroto已經笑開的碰跳身影
在舞台上轉啊轉的
當將的歌聲加入後又正經下來
換成一旁虎與沙我的聲音開始不安份
進入副歌後
虎原本與沙我重疊的琴聲開始獨立出來換跟Hiroto交錯
隨著旋律搖擺的身影與那燦爛的笑容彷彿在眼前
吉他聲的交錯間BASS的聲音在後
情緒跟著起來的沙我
就算持續低頭彈奏著
但身體也伴著旋律在舞動
而中間的身影就是歌唱著"現在"的將
訴說著抉擇與傳達想念的歌詞
最後的合唱總覺得Nao會是唱最大聲的
一邊甩動鼓棒一邊大聲的合唱
然後在按下的燈光中
只剩下沙我的身影
隨著BASS最後一聲刷動的琴聲結束後
一同融入暗下的燈光中
平常會幫將合聲的都是沙我
而這首曲子竟然大家都開口了
wow的呼喊聲就像大家在live house中
live已經進行到後半
久違再見的狂熱已經滿足後
大家一起歡笑的曲子
如同沙我在專訪中說到
"GOODS隊長都開口問說沒有一起甩毛巾的曲子嗎?
 那當然就是這首了"
簡單的彈奏
不急不快的節奏
讓大家更能分神交流與互動


"フリージアの咲く場所"
從指縫間落下
散落的花瓣
殘存的溫度
使人難以安份
失去的記憶隨著時間流逝不復歸來
睜眼再度醒來時已孤身一人
一個無名的故事又再度完結
胸中滿溢的情緒尚未消失
就像那不知疼痛的純白花朵般
未被玷染的純淨
伴隨與你一同的夢迎接明日
這樣寄望著
但現實是你已不在身旁
從沉睡中醒來時眼角落下的淚
想不起你曾許下的夢
如今也已太遲因為你已太過遙遠
搖曳的晨光奪走永恆
隨著時間沉眠在你我的夢中
就算又一個未知的故事完結
仍會將心意緊擁
純白的花朵渴望未知的雨水
你在夢中期帶著明日
你 驕傲的綻放著
驕傲的花朵綻放於榮耀中
希望願望實現的祈願
只是堅強的存在著
花兒綻放處即為我心之所在
聚集的光芒...
你所有心意寄託的花朵
即為我的最終地

還記得嗎?
在去年亞巡過後公布的影片中
有一段是沙我拿著木吉他在空無一人的房間中
一邊彈著哼著的曲子
一些想家的心情再加上亞巡跑下來的感受
那首曲子即為"フリージアの咲く場所"的原型
當時由木吉他彈奏的曲子
再加上A9 FUND PROJECT的成果
大膽的加入管弦樂團的合奏
讓原本孤單的心情增加了些壯闊感
就算經過修改
曲子的開始還是由創作原點的吉他開場
弦樂加入後BASS跟鼓緩幾小節後也跟著加入
四個人的聲音跟弦樂一同編織了曲子
但最重要的情緒
則是透過將歌聲的催化開始膨脹
在第一段結束要進入副歌前
吉他的聲音退下去
在小鼓的聲音加上弦樂的聲音中
將的歌聲開始加重
一字一句用力唱著的歌聲彷彿說著你聽見了嗎?
我們的歌聲?我們的心意?
同樣訴說著孤單的曲子
讓人想起"風凛"
但那首是如同在秋天落葉中漫步
孤單中帶點暖和的氣息
這首的感覺是在寒冷的狂風中
將的歌聲彷彿要突破那狂風
強烈的心情想要傳達
但卻不是用充滿攻擊性的感覺
而是透過祈願
不間斷的祈求著、傳達著
以堅韌的心情唱著
直到真正突破一切傳達到的瞬間


"銃弾"
何必沮喪著臉
拍拍塵土起身吧
邁開步伐抬起頭
出發吧
就算是永晝的世界夜晚也會來臨
失眠的月兔也會凍僵
孤身一人的世界將任由想像力肆意
但改變不了孤獨的事實
被凍僵的世界
所有的一切被保留在冰中
追著風張起帆
不管發生何事都無所謂
如果說想要做甚麼
大概就是像旋轉木馬般繞著世界轉
就是這樣無可救藥的我
何必那麼悲觀
起身吧
意志與勇氣呢?
出發吧
像在死海裡潛水一樣無意義
不可理喻的不幸配上禮服
讓一切都染紅吧
把意念一槍射出
把所有模糊的想法擊散
是誰都無所謂
最重要的是想做甚麼
轉吧繞著世界轉吧
乘風而飛
大聲數著拍子向狂亂邁進
追著風張開帆
飛越所有被冰凍的一切
是誰都無所謂了
只有你自己的手指能拉動那保險栓
槍響後
瘋狂的世界終將遠去

Hiroto與虎的吉他聲交錯
跟Nao的鼓聲一起
沒有任何預備
直接就是火力全開的彈奏
跟前一首曲子完全不同的節奏
像是live來到尾聲時最後的衝刺
兩把吉他先是交錯拉著節奏
而BASS一反平常冷靜的節奏
也加入吉他快速彈奏的行列
大鼓在後頭數著拍子
明確的拍子讓人身體忍不住跟著擺動
第一次副歌結束進入第二段後
Hiroto的吉他開始岔出
彈奏出與第一段不一樣的旋律
持續加快的吉他聲追上將的歌聲
一直到間奏時只留下Nao跟沙我的聲音
低沉的BASS彈奏到一半的瞬間
一聲刷琴Hiroto的吉他聲再度殺入
搭配著將飄渺的呼喊
瞬間被點亮的萬花筒
曲調開始不斷變化
然後虎的吉他聲馬上接手
完全不同的風格與旋律
從有點搖滾的感覺變成佛朗明哥的風格
兩把吉他拉出完全不同的風格
兩人交錯的彈奏結束後
清脆的拍手聲打著節拍
像是將拍拍手拉回大家的注意
為最後一段的衝刺做準備
在Hiroto的琴聲稍微收斂下來後
虎與沙我的琴聲加大達到一個平衡
五人的聲音就像被捲在萬花筒中
狂亂的交錯變化直到結束


"PRAY"
黑無邊際的銀河
無法看見、無法聽見的世界中
鋼琴聲響起
像是心中的某種情緒突然被碰觸到
究竟是甚麼?
通訊器傳來的吵雜聲
一點點的雜訊聲
隨著雜訊聲漸漸變成話語
而原本平靜的心中
敲起的漣漪也隨之增大
被喚醒的心靈
睜開雙眼看見的
不再是黑茫茫的一片
充滿色彩的世界在眼前延伸
不再孤身一人
開始聽見世界的聲音
吉他彈奏著
隨著綻放的色彩奔去
迎接的是千變萬化的世界
鼓聲與BASS聲跟著出現
在再度綻放開笑容的瞬間
大鼓敲響著
甚麼聲音?是誰來了?
耳邊響起的是那歌聲
Let me love you until the end
I'll show you a beautiful world
Let us pray so my heart won't die
等吧許願吧直到我們再次相遇


[附註]
歌名部分:
Spiegel是德文的鏡子
道化師是小丑
フリージア是小蒼蘭
小蒼蘭花語
白色是純真,黃色是天真無邪,紅色是純潔,紫色是惹人憐愛,淡紫色是感性

斯卡曲風(SKA)
發源自牙買加 ,本是該地的傳統樂風。
1960年代早期,成為美國流行音樂樂壇的一環,也為美國當地拉丁美洲流行音樂的重要一部份。
參考範例→點我


[後記]
終 於 寫 完 了 啊。゚ヽ(゚´Д`)ノ゚。
嗚嗚每次寫完都 要這樣喊一次
每次都絞盡腦汁啊
這次在第二段的曲子部分都有參雜一些專訪提到的資訊去寫
明明才七首但還是好難寫啊(躺
從歌詞到曲子都搞了好久
像是Phoenix最後一句的歌詞
「さあ、叫べ 九つを」
最後的九つを到底是想怎樣啦(搥桌
後來很漂亮的翻成"來吧 呼喚吧 九組們"
其實最早非常眼神死的打了"來吧 呼喊吧 九的奴僕們"
就是一個腦洞

"Spiegel"久違的吉他尬琴超好聽
但旋律世界難寫
完全無法分開來去描述
最後就攪一攪寫在一起了

"道化師"的Nao實在太 優 秀 了
在專訪中他說根本就被這幾隻作曲的逼死了
根本是逼他爆全力
將跟Sage一直說Tora是有點不懂察言觀色(空気読まない)
而Hiroto超級的不會讀氣氛www
像是有些曲子拍子太急會來不及變換
他竟然回說"這樣推至極限勉勉強強的效果剛好"
要是真因為這樣live出錯碰絕對會被揍www

而"流星群"是Tora稍微讀懂氣氛的成品
但這故事也太悲劇了吧((((゚д゚≡゚д゚))))
一定要每次都一臉燦爛的唱著然後他就死了這樣嗎(囧

"フリージアの咲く場所"雖然歌名放了小蒼蘭
但其實一點關係都沒有(噗
用花名是想與"無限の花"做呼應成為一個花系列曲子
被問到說哪種顏色的花語最能代表自己
將說白色
Saga則說黃色
...這兩個人
在整理時第一段英文歌詞的部分超級位移
因為想保留兩種歌詞交錯的落差感
但又不能再把英文打上來(感覺會有點蠢
日文與英文的歌詞分別訴說著兩種想法
日文是理想的世界
英文則是真正的現實

結果最好寫的竟然的是"銃弾"
歌詞雖然超級無解
但旋律超好寫
照著節奏聽一遍後
第二次邊放邊寫一次搞定...

最後的"RRAY"有從宇宙回到地球的感覺
英文歌詞的部分可以理解成一些不好意思用日文/中文表達的意念
則選擇用英文唱出
將說"比起以往都用google翻譯寫詞
這次好好的用英文寫下想傳達的意思了"
.......你呀的不要用估狗寫歌啦大大wwwwwwww
然後一般最後一首SE都是按重複播放緊接著第一首再播一回
但Saga說其實也可以延伸到下一次live的見面
就是一個未完待續我們live見的感覺

這裡稍微寫一下每首誰作的好了
有些曲子有說有些曲子則沒特別提誰寫的
"Phoenix"是Saga
"Spiegel"如文中提到是大家一起接力完成
"道化師"是先前有在live登場過, 好像是Saga做的
"流星群"則是Tora讀懂空氣後的作品www
"フリージアの咲く場所"是Saga亞巡時的作品
"銃弾"是將
"PRAY"的話...猜是Hiroto

然後一直提到的"フリージアの咲く場所"的原曲
在聽新專輯時還沒想到這段影片
是看專訪他們提到才想到"嗯?嗯嗯??好...好像有這東西!!"
然後挖出來一聽蠻雞皮疙瘩的
原型就已經等級很高了
沒想到還能更進一步做成"フリージアの咲く場所"
不愧是音樂狂熱的師匠
而且還自己爆料說多虧A9 FUND PROJECT
他們才能請的起管弦樂團來幫忙wwww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